• 振邦 林

《加強中西醫結合》網聞所引發的批判和爭議

《加強中西醫結合》網聞所引發的批判和爭議

《中國中醫藥報》近日刊登了一則有關支持大力發展「中西醫結合」的新聞:《加強中西醫結合須根除中西醫壁壘》,認為現今抗疫成果均源於「中西醫結合」,然而內文一直以「中西結合」含糊其辭,認為發展「中西結合」即是發展中醫。不少同道認為種文章,表面支持中醫,減小壁壘,但實際消滅中醫,以假亂真。不少知名人仕亦已有發文,今錄如下,兩份重量級回應均在圖片下方。


原文章:http://paper.cntcm.com.cn/html/content/2020-06/03/content_624239.htm

在此筆者補充,相信議題香港朋友應已十分熟悉,核心問題「中西結合」,是旨在強行融合兩種醫學成為一種「新醫學」,願景偉大,但無法實行。退之變成「中醫銜頭卻素以西醫為業」、「中西醫都學一點」、「兩樣都難言精專」。難道相關業者突然間不開西藥後,其中醫水平又會突飛猛進? 自然也是不會,相關的中醫教育也早崩潰。如非尚有最老一輩的純中醫和民間中醫,加上港台民間「從來不開西藥/不搞實驗的中醫」,也是不敢想像。唯有認清「中西協作」,是兩種體系徹底分開下的合作,才是出路。當然各種研究都有意義有建設,中醫人要更勤奮認識和利用,但並非把自身主體拱手相讓。就當今所見,以中醫知識、中醫人員作為中醫臨床體系的主體,亦毫無爭議。全世界各種研究和調研在近二十年來都非常清晰,縱管香港相關人員不願多提,但客觀事實豈是冷殺所能抹去。香港相關界別人仕對之置若罔聞,甚至可能連北京按學術推出的政策也是有刻意違返,這又是另一個醫學霸權和山頭的議題了。



--------------------------------------------------------------------------------------------------

回應文章

评中国中医药报【时评】“加强中西医结合须根除中西医壁垒”

杨炳忻 ,香山科学会议组委会原负责人

几年前,一位曾当过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深有体会地对我说:“中西医结合,两败俱伤”!

是的,中医学、西医学是隶属于两类完全不同知识体系和医学体系的医学。尽管它们都是为了人民的健康,但当前无法结合、更无法融合。中、西医宜优势互补,应协调发展。何时能够实现中西医结合,进而融合,三十年后怎么样?不知道。当下,“根除中西医壁垒”的提法,只不过是美好的愿望而已。当然,在讨论未来医学的展望时不是不可以,但作为“时评”则不合适。


据了解,在中医药大学学习五年毕业后不会看病的,现在不在少数。这与我曾经在五、六十年代见到的,跟师学习三年都能看病的相比较,差距太大了。中国中医药报应该关注的是,如何加快中医自身的教育改革步划这件刻不容缓的大事。而西医院校的教育改革如何进行,恐怕让西医界朋友去多考虑吧。


中医学的科学内涵是什么?中医学的自身发展的规律是什么?中医界的这两大问题,三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没有回答好。因此我建议:作为中医界引导性媒体的中国中医药报,应集中精力回答好上述两大难题,让全国人民在后新冠疫情的当下对中医学有个准确的认识,当然这也是中国中医药报的时代责任与历史使命。

-----------------------------------------------------------------------------

以下這一位,位置更高的師友但暫先不署名發言,不錄名號。

一个必须辩明认清的重大原则问题:中医药报主编在中医药报发表题为“加强中西医结合须根除中西医壁垒"的评论,主张要“中国所有医务工作者均能做到中西医兼通“,用“中西医融汇后的新医学"来为民众提供“最好的诊疗"。照此主张,就是说今后我国将只剩下一种"合二为一"的中西结合医了。

这个提法尽管不是"红头文件",然而出自国家中医药管理部门的官方喉舌绝对非同儿戏!我们认为:现有机关公文中的“中西医结合"是在坚持党的十九大重申的“坚持中西医并重方针,传承发展中医药"的基本原则指导下,是在中医药业界"遵循中医药基本发展规律,传承精华、守正创新"的前提下,中西医药各自发挥特色优势,实现两种医药体系“相互补充丶协调发展"的局面。如从这种理解出发就根本不可能得出这位主编所主张全国医务工作者(应该是说不光医生还有护士、药师等等)一律要变成中西医药"两个半瓶子水组合"的新医学工作者的结论。因此,非常有必要吁请所有从事和关心中医药的人士都来讨论这位主编的主张,从而辩明认清中医药健康生存发展究竟路在何方。

以这位主编的主张来衡量,第一个原则问题是:《宪法》第21条关于国家”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的规定,是不是从我国医药现实状况里的确存在中西两种医药体系的实际出发的?!还有沒有认真贯彻落实的必要?!

第二、党的多次代表大会反复重申的“中西医并重”是不是我国医药卫生工作最基本最重要的原则方针,同时也是中西医药相结合(可有多种不同的理解,从配合、协同、汇聚到合二为一的溶合)的前提条件?!如果像这位主编所主张,中西医连并存都沒了,还何谈并重?!

第三、在目前现代医学己经分科细到不但五脏六腑个个分科,连七窍都要分科来诊疗的情况下,这位主编竟然主张所有医务工作者都要兼通兼用中西两个体系的知识技能,从各个领域各个行业来看,什么时候唯独是我们全体医务工作者人人都成了中西会通的天才奇才了?这是要让我们的中青年医务工作者立志把自己锻炼成长为技强德高的专业医学人才,为民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提供有质量保证、安全有效可靠的诊疗服务呢,还是一知半解、得过且过地摆出一套满汉全席的架式来应对患者的病痛?这难道是对中青年医务工作者的职业生涯一个负责任的倡议?

第四、现行的巜执业医师法》把医师区分为中丶西和中西结合等类别分別考核执业资格,并明确规定医师要按“注册类别"执业。允许甚至鼓励仅仅考获一种执业资格的医师可以跨界混业行医用药,类似于只要考获了汽车驾照就允许甚至鼓励持有汽车驾照的人去开坦克、飞机和轮船。这种视现行法规为无物的主张,难道是作为医药管理部门喉舌应该发出的“官声"吗?!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观点可以创新,政策需要改进,但创新和改进要有原则立场,尤其是作为行业体制内的主要媒体。那么,这位主编的主张究竟是在正解还是曲解党和国家“中西医并重"方针和“相互补充丶协调发展"的"中西医结合"路线?!呼吁所有关心、热爱中医药的人士都来关注和参与这一重大原则问题的讨论,"友情虽可贵,正道不容淆",我们要坚持真理,清除偏见。

0 次瀏覽

Subscribe for Updates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Copyrighted by www.lamchunp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