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振邦 林

口水文:腎氣丸用何地黃之藥工考據


網上有一些口水,探討腎氣丸用「生地」還是「熟地」,

本身只限鄙人學生,不過反正寫了,豐富一下也沒壞。

至於偽科學姑且放著下回再寫,meXXc secret那幾篇都沒甚水準,回收的價值都沒有,不急回覆。

而我先聲明,這次的論述,切入點的中藥專業和考據專業。

何幫何派,不肖弟子就不必說了。

一)同字未必同物;同物未必同質。同物同質同炮製才算是同效

像我們一直所說「同名未必是同植物基源,可能是兩回事」; 「即使同名同植物基源,如果有質變,在臨床效果上也不一樣」; 「同名同植物基源,如果有質變,即使同一制作,也可能會很不一樣」。

例如蒸魚,蒸熟小魚的時間,跟蒸熟大魚厚魚完全不同。倒過來也就這樣。 一定要搞清楚,蒸的是甚麼魚,甚麼蒸法,按那個蒸法蒸那條魚,「是生還是熟」,

那才有得討論。我們是建基於歷史文獻證據論述的,不完美,有猜想的成份。

但跟瞎猜還是有分別。

二)現有地黃商品

教科書中只有「生地」和「熟地」兩個詞,實際兩個詞都極有問題。生地太熟,而熟地太生。我們稍為介紹一下真正「地黃商品」。

  1. 野生鮮生地黃 (味甚苦)

  2. 栽培鮮生地黃 (味不甚苦可做菜)

  3. 優質生地黃乾 (烘至乾而內裡仍持有微苦味)

  4. 劣質生地黃乾 (烘至甜,內裡黑)

  5. 劣質熟地黃 (內裡不甜)

  6. 優質熟地黃 (簡單烘但裡外均甜為主,苦味不顯)

  7. 優質久制地黃 (煮至裡外均甜,足夠好)

  8. 優質九蒸九曬地黃 (傳統制法而不加砂仁黃酒)

  9. 優質九蒸九曬優制地黃 (傳統制法加砂仁黃酒)

所以為何我總說那個YY地黃湯,藥材質量沒處理好,四個藥都假,你能開甚麼?

三)如何考慮「乾地黃」 「制作」法?

我們要作「大細」的角度去看地黃是怎麼的, 今日的「生地」是肥美的,如薯仔般; 但其實野生的地黃是「極瘦小」,鉛筆粗,熟了收縮就像牙簽。 所以何謂「弄乾」、「弄熟」、「弄熟透」是很不一樣。

而製法:

從現有證據來看,「乾地黃」絕對不是鮮生地或現在的所謂「生地乾」。 野生鮮生地味極苦,與當今薯仔般大的鮮生地(可做菜)甚為不同。 而「乾地黃」之制,亦非「單純風乾」或者曬乾, 其實均有「蒸」的情況。功效上亦明顯與「生地黃」有分別。

如果按 雷公 法,乾地黃條目,蒸至酒透,古時不肥美的地黃,其實已經可以說是蒸熟了。(也有本草著作寫「蒸乾即溫補」。例如有藥性論云:乾地黃,君。能補虛損,溫中下氣,通血脈;還有一堆看《證類本草》就有了) 還要加了酒,更具溫性(亦有幫助保存的意味),只是未有「九蒸九曬」全面化甜而矣。親手做過的話,野地黃一蒸一曬其實已經不苦,只是未化成甜而矣。(不得不佩服古人的觀察,連這個都能掌握到。)所以乾地黃中還帶有的「苦」和「寒」性,均非制法所保留,更多是「野地黃」苦味之性未盡而矣。

從氣味上:我也要鄭重地說明,《本經》原文中的地黃是味甘的(陰文), 苦字不過是之後加之矣。假設野生地黃制作,而成品是味甘的,絕對不會是類似於今天「生地」之物,僅能類似於熟地了。

而另一方面,為甚麼把地黃生曬等同乾地黃不靠譜? 這是一個說法,但拿著實物就知道這是「望天打卦」不現實的制作。所以為何今天的生地也不會如此行。有北京的暖氣乾燥還可以曬到,河南古代,則恐怕不可能,做過就知道。

供參考:

所以如果說腎氣丸是用「純苦寒的生地黃」,恐怕文獻證據難以支持。

反正古文獻中的「野生乾地黃」已經不存在的(有心還是可以做的) 。

如果是用當今「劣質生地黃乾」,以其苦甜相並,似乎還算可以,但欠味欠潤地黃之性何在?而

用劣質熟地相對還可能會挑選過油潤一些。

而在下則用比較熟的好熟地但不加酒,兩者相抵。

也有用野生地黃蒸曬幾次但不加酒。文理就那樣,但醫理有很多。

四)腎氣丸用甚麼藥? 所以為甚麼 「腎氣丸原方用『乾地黃』,對號入座成今天的『生地』」就會有一些問題。

可以說,今日藥肆的劣質「地黃乾」確實往往甘苦兼備,但是否等同真正的「生地」則是另一問題。 怎麼看都不是太對得上。尤其對不上《本經》。

當然今天的「生地」好多都「太熟」,而不是真正的「生地」。 從醫理上我不評論,文理上就是如此。 而醫理上我可以提出另類說法,因為藥材不好所以才會浮陽。 用好的肉桂,澀味重的山萸肉,足夠好小硫磺的好丹皮,用好澤瀉, 完全可以潛陽。腎氣丸陰虛不致明顯有熱的都可以吃。 一個腎氣丸就八個藥,一半以上都有質量問題,講醫理好難單責怪地黃。

當然,要教會學生懂藥,確實是很難。 沖劑就不要說了,不潛陽,還要加其他辦法。

如若果夠仔細的話,都知道「腎氣丸」不是單服,

是要隨「酒」送服。(黃酒)

假如我們再多想一點,

實際上還可以隨「醪釀」、「韓國農酒」(低度數酒有行氣感)、「日本清酒」服。

或者有需要時,隨苦酒服亦未嘗不可。

減量服也未嘗不可了。服藥後運氣也就未嘗不可了。

醫理可以很多,有不同的演繹。

我這裡也從不否定人家的醫理,甚至乎不是要說醫理的。

只是從現存考據證據也就這樣,文理可詮釋的空間就比較少。

只能說是以病人為中心就好,

讓人來這裡選摘所需的資源,做更好的自己。那怕不是顧客都沒所謂。

藥工專業就是這樣做的。

-------------------------------------------------------------------------------------------

最後姑且說一下我自己的用藥要求

附子:江油無膽附片

地黃:友制或自制的以甜味為主的地黃(栽培或野;不加酒)

肉桂:醇和級的越南大葉清化桂(去淨外皮)

山萸肉:天目山野生生山萸肉

丹皮:現在新栽的鳳丹皮(無硫)

澤瀉:廣澤瀉(無硫)

山藥:河南野鐵棍淮山(自切自曬)

茯苓:雲苓原個去皮自切成塊

蜂蜜:帶花香的椴樹蜜,熬成中老熟蜜。

食剩最後半盒,是我家冰箱中不值錢的寶物。讓大叔有需要時吊吊命。

好久沒有做了,暫時不要詢價。


0 次瀏覽

Subscribe for Updates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Copyrighted by www.lamchunp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