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for Updates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Copyrighted by www.lamchunpong.com

  • 振邦 林

中醫學社會學(一):「中醫」定義是專業自主的開端----legitimacy


中醫學社會學(一):「中醫」定義是專業自主的開端

本系列文章是借用當代醫學社會學及社會科學分析中醫問題。

首先談一下有關中醫”Legitimacy”的問題。

近日中醫藥基金定義了優先與非優先資助項目,

從個別政策而言,只是一個基金的優次而矣,

但從制度上,這卻是特區政府首次有說明甚麼是「中醫」。

這對於中醫藥政策及持份的校正,可謂極之重要。

楊維益教授把按中醫方法和規律的研究稱為「中醫研究」;

把用外來方法分析和證明中醫的方法稱為「研究中醫」,實在充滿智慧。

而證明中醫的方法,如無中醫辨證,不作中醫診斷下做臨床驗證,其實也不是中醫。

---------------------------------------------------------------

一)為何現有中醫體制缺乏Legitimacy (學術上和持份上的合法性)?

中醫的核心問題,就是「持份者」、「何謂中醫人材」搞不清。

彷彿誰有機構加持,就是優秀中醫和中醫學術了!

試問倒過來,會有一個僅得本科西醫學士學歷者,會因為其中醫學歷加持而成為西醫界的高職稱人材和代表呢?

尤其不是個別人仕,而是廣泛大規模地出現。

反過來想,

會有西醫專家是研讀《黃帝內經》,主要以《黃帝內經》作研究發表嗎?

會有西醫專家是專門研究「中醫脈學」嗎?

恐怕一個都不會有。

偏偏「份子分析」、「新西藥開發」卻往往是現有「中醫人材」的作主要研究成果。

想一下就知道情況有多可怕。

故此可理解,業界對於機構及學會嗤之以鼻,亦對現有中醫制度高度質疑。

因為本質上是「西醫體制」、「西醫人材」在幕後控制中醫界。

其所提出的「中醫教學」、「中醫學士後培訓」,亦無異於「學西醫」,「純綷還原論下的中醫」,

中醫學術內容、臨床方法、教學和研究經不起同業的質疑。

故此在社會科學而言,是缺乏”Legitimacy”可言。

僅僅獲得行政祝福,而非在中醫學術及持份上的支持。

------------------------------------------------------------------------------------------------

二)為何各打五十大板,傳統和現代學術一樣支持是不對?

可以預視一些意見,會「大愛」地認為應該對等地支持所有研究,要一視同仁,不需要優先項目。

首先第一,現在國內把沒有中醫成份的研究也剔出「中醫」了,叫「生命科學」,不同研究也需要先分隔,才可以說對等。

甚至拿的post grad學位及職級評級也不再叫中醫。同時,在下在這再提出一些「不方便的事實」。

1)二十年來在香港不曾有過多少中醫項目,近乎為零。

2)真正的「中醫論文」產出量極低,除了少數人員外,整體幾近缺席。

3)真正的「中醫研究人員」極少,Mphil Phd不是做動物實驗就是缺乏中醫辨證的臨床研究。

能寫「中醫論文」的,香港幾乎未有培訓一個。

在現有大學制度和UGC / RGC制度中,有明顯而確實的Publication Bias。缺乏中醫成份的「類似中醫(但不是中醫)的研究」容易發表容易獲得資助,所以嚴重傾斜,中醫體制中容不下中醫,是極嚴重的結構問題。而這些問題最終影響到中醫教研團隊及整個制度。故此在這定義區分出來,然後各種研究方法和內容,再置於不同研究基金中,最終讓不同方法學獲得適合的基金支持和評核,才是正確的做法。甚至到學位、職級頒授的評核都作出一定程度的改變。要不然,在發表空間不同下一視同仁,是對中醫作毀滅性的打擊,會讓基金弊多於利。中文系如此,最多是中華文化掃地;但中醫系有關中醫思維與臨床技術,如不糾正其遺害則是巨大。

而世上總有人喜歡攀附,跟著錢和權走,沒甚學術誠信可言。今天可以支持「中西結合」美其名要「接軌」實際消滅中醫;明天又可以支持「中醫經典」,「我也是傳統中醫跟過師傳」云云。這是很正常的,要緊的是做出水平和真履歷就好。

我自己也沒反對誰,中西醫分開而論,把不是中醫又不是西醫的納入「生命科學」,那就很好。

------------------------------------------------------------------------------------------------

三)還中醫合理肯定,真正有利中西醫交流合作

體制在缺乏Legitimacy底下,不會有業界的真正信任,甚至業界對相關參與的研究人員和西醫人員均持反對態度。尤其在利益衝突下,對體制的信任度只會更低,故此真正區分出中醫團隊、生命科學研究團隊、西醫團隊,長遠才有助整體發展。

要先有「守正」,才可以有正確合理的「創新」。「守正」不一定會帶來創新,但「守正」是「創新」的根本。

需要權衡才可以繼往開來,剋服長久以來的不信任和敵意,為病患和大眾服務。

尤其中醫團隊的敵意更多不是向「西醫」(都是救人的業務),而是借用西醫權威和行政權力扭曲中醫者。

若果有人認為,中醫專業自主的問題不說就等同不存在,為何要提?人總是自私的,可以理解。然而現在國內不單民間聲勢明顯,甚至一些官式文件中出現「有證的假中醫」、「有評級的假中醫」與「無證的真中醫」作對比,國內實際早轉向了。香港的中醫體制要挽救其合法性,履行憲法「中西醫並重」,這種改變客觀上已是最低程度的改革。如果仍是托西醫和官員之手,扭曲中醫體制,會阻礙中醫真正發展,並且讓中醫內部對西醫更加反感。唯有還專業自主於中醫,以中醫學術評核中醫人材及機構,才可以讓中西醫醫療團隊各司其所,同心服務市民。


16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