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振邦

時代洪流下的醫生與醫心


時代洪流下的醫生與醫心 近來有不少同學說都壓力很大,也有些說一上facebook就容易精神不好。時局不穩,人心不安。我沒有一定的答案可以幫大家為人為學為醫,我也不是甚麼大醫,但願與每一個同道同行,我個人很渺小,但願意做一口螺絲釘,做小小分享。 一) 加強理性裝備 首先,得理性地裝備自己。醫學的知識,社會的知識,爲學為醫多學習總是好事。尤其很想安慰人的,更加要好好裝備。我在這推介一本小書,叫《助人歷程與技巧》,比較經典的教材。要打開傷口,不難,難在要大家安全,又要可以閉好傷口(就算治不好),吸收一下主流的認識總不壞。不同心理學派,其實都在描述不同方面,上點簡單課程理解好,以後再進深,當然跟華文文化也要調整的,東西方是有點不同。

二) 群體照應 / 照顧自己 大家都知道我在同道社群中活躍,雖然讓人很累,但也有受益。同學不必像我自討苦吃,但我們的手都是為同道張開的,有誰有需要,自是一呼百應。我相信很多同道都是很厲害可以一人搞定所有事(不像我),但我們在一起,可以成為一個更大的安全網,讓更年青的同道感到安心。如果你有需要,請讓我們找到您,不要自己一個,不要強撐。我覺得,在適當時候懂得交自己給可信群體照顧,是成長的一課。今天我們再強,有一天我們都會老去;今天是照顧者,也要懂得成為被照顧者。就算只是吹吹水,也能讓人舒暢。 如果看得新聞多,覺得不舒服,關一下,避一避完全合理。不要感到軟弱或者負面,每個人的承載能力不同,放空一會,休息一下,才能走更遠的路。 三) 內蘊心靈 至於關於「醫心」這種事,自己有此祈盼,但這個事總是很難的。我素來寧願不說,把話說得學術點,可論證一點,是我的風格。今天破例。世間的痛苦要醫者去涵納,世上是痛苦是自然而言的存在。能與之共處,那麼痛苦就不再有控制力。或者有一天,可以用我們所受的治療和安慰,去試著勸慰人。 學會內蘊自身心靈的歸屬,正視自身的不安及其來源,在堅信最終可跨過的前題下去走。憂慮和憤怒可能可以讓我們一次考試好點,但這能量注定難以長久。在繁擾之中安靜自己,用智慧和毅力正面地驅動做事。

四) 與人同行 有一點我很在意。就是大部份醫者的論述,都是「我是助人者」,即是我強你弱。在法規上把醫生當作強者加以限制,對病人更多保護,是正確的。但如果讓醫生覺得自己在上,我很憂慮。這是讓醫生傳遞偏見與傲慢?「我看破你」、「你係乜乜乜乜種心理」,這種想法很流行於一些新紀元運動衍生的心靈安慰。或者另一極端是總讓自己做「拯救者」,自我苛索、也容易踩過界,這樣都很危險。所以我寧可說是「同行」:我們一起去做一場歷險,在專業知識下,我們會避開致命危險,並在支持下,我們一起去找醫治的答案。沒有誰是誰拯救,但我們team up一起去走。 只要有人願來,我就在。與比我更年青的醫者共勉,世上有很多為醫的方法,待大家一起去探索。

"Psychiatry is a strange field because, unlike any other field of medicine, you never really finish. Your greatest instrument is you, yourself, and the work of self-understanding is endless. I'm still learning."

Irvin D. Yalom


0 次瀏覽

Subscribe for Updates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Copyrighted by www.lamchunp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