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評論】「進一步,退兩步」 香港中醫發展急需改革——從亞博中醫服務業界意見調查說起

林振邦:「進一步,退兩步」 香港中醫發展急需改革——從亞博中醫服務業界意見調查說起 2021/3/2

業界核心意見

(1)支持政策發展,但認為仍欠缺自主

業界對於在亞博設施為COVID-19患者提供中醫治療,反應十分正面(89.9%),同業更表示希望服務可擴展到住院部(84.9%),並普遍認為社區中醫師參與度不足(83.5%)。這些結果,說明業界希望在新冠戰場服務市民,然而香港中醫整體仍在公共衛生系統外,需要繼續拓展。

另一方面,受訪者僅有三分之一人認為亞博的臨牀方案設計小組成員足夠(35%),多數人認為小組應再加入「中醫經典專家」(即中醫理論核心及外感疫病專業)和「內地有相關經驗的專家」才更為全面。反映現有中醫機構的真正中醫學術人員參與的比例不足,甚至連臨牀指導亦缺乏專業自主。


(2)治療方案過度簡化

醫管局方案為把新冠病人分作3類(刊文之際分為4類),每類配以一中藥方顆粒劑處理。然而回收問卷中,普遍中醫師認為不限證型數量方可突顯中醫個體化治療的優勢(78.8%);絕大部分中醫師不認同只有2至3個證型的方案(84.8%);如增至4至5個證型,表示不同意的中醫師亦超過一半(60.9%)。如〈真中醫嗎?〉一文所言,中醫需個體化治療貼近每一病者的實時病理變化,方可達最佳效果。同時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明言清肺排毒湯應選用飲片湯藥(註),否則療效大打折扣。理解兼顧配發方便,但診療與藥劑方案確實讓人遺憾。



如何「進一步,退兩步」?


(1)香港中醫體制遠離業界意見、國家政策和循證醫學 經一年時間準備,亞博的臨牀方案和諮詢工作均讓人遺憾,可見只是冰山一角,充分說明中醫整體發展在「中醫臨牀」、「中醫學術」和「專業自主」均不符業界意見。同時,國家政策亦強調中醫學術的地位和自主的重要性,遺憾香港中醫教研機構及醫管局均未有回應。至於就特區政府強調的「循證醫學」,實際包含「臨牀證據(實驗及臨牀研究)」、「中醫體系」及「患者期望」3種元素,往往僅重視「實驗及臨牀研究」,違反當代真正「循證醫學」原則。不但沒有提高中醫,反而扭曲中醫的醫教研,臨牀方案欠缺辨證,教學欠缺高級人員(即至少具備全職中醫研究生及從事中醫研究的人員),研究亦往往僅為扭曲中醫的方案,而欠缺中醫界的參考意義。

(2)研究發表作主導,有違病人利益 亞博方案中的「分型」方法學,可理解為方便配發處理及發表研究,在香港中醫機構中十分盛行。實際從「循證醫學」角度,這種「簡單分型」方法已落後於國際20年,早已證明不符中醫方法學,其成果意義有限,培養的人才亦與高水平中醫方向不一。這也與醫管局「以病人為先」的出發點頗有相違,臨牀風險亦不跌反增。故此業界對中醫院籌備亦頗有保留,到底會是中醫臨牀醫院,還是以三數成方限制醫師的大型實驗場?

(3)主體性淪喪——中醫高級人員由外行知識定義? 中醫界流行一種黑色幽默:「高級/專科西醫(沒誤字,是西醫),是指西醫本科畢業後,就讀中醫課程,然後從事《黃帝內經》研究的人員,並由中醫藥主宰的機構頒授嗎?」這個諷刺沒責備西醫的意思,而是指在「循證醫學」被扭曲下,反諷香港制度的「中醫人才」,絕大部分僅按「實驗研究」的方法來評價及定義,但真正熟悉中醫理論體系及臨牀,則不能獲得評核。這也是香港中醫機構難言面對業界,愈發展分歧愈大的原因。

中醫人員應分開評核 分業而立

香港中醫發展20年後,機構中真正中醫高級人員的數目及資歷不進反退。反而「實驗人員」、「臨牀證據研究人員」卻不斷增多,形成特殊階級。讓香港中醫整體與「循證醫學」愈走愈遠,犧牲業界之餘,更犧牲病人權益,整體呈現的「進一步,退兩步」不得不令業界憂慮。

實際上,國內已把「實驗室研究」、「臨牀研究」、「中醫經典及臨牀」3種方向的人員分開評核,分業而立,真正符合「循證醫學」的發展,讓醫教研各自重回正軌。吾等建議,香港中醫架構急需真正分清3種人員,讓高級中醫人員回歸體制。首先,醫管局中醫部須重新檢討其架構組成,讓學術持份均衡,讓中醫學術人員加入,並確立公開諮詢的機制,避免兼職中醫或改行人員領導全職中醫。其次,教研機構推介往行政體系的人員,亦需要仔細定義其履歷及角色,避免發表偏差(publication bias)影響業界臨牀及發展。第三,中醫專業發展,需要確保以中醫學士後學術主導,例如經典研究及中醫臨牀,循證醫學研究及實驗室研究應定位為輔助內容,再分業認證。最終應該達到,在中醫專業的各級架構及培訓內容,均以真正全職和高級中醫為主,如此才可體現優質協作,專業化地開拓真正中醫人才培訓和服務。

註: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關於進一步規範「清肺排毒湯」使用及生產的公告:應使用傳統中藥飲片調配,水煎煮使用,生石膏須先煎,共煎共煮程序必不可少。不得使用單味中藥配方顆粒調配使用,以免降低療效,貽誤救治(bit.ly/3rfvp37) 作者是中醫學博士、香港中醫流行疫病應變小組成員 [林振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