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for Updates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Copyrighted by www.lamchunpong.com

證素辨證學是偽中醫(一)

January 14, 2016

在一次公開會議中,有一位臨床計劃的負責人,表示他們會有試驗,按《證素辨證學》來指導臨床治療。不少同仁都明顯感到該方式,實質上明顯違背中醫理論和思維,但又未能仔細一一說明;吾人嘗試在此拋傳引玉,作出 解說。

 

1)《證素辨證學》是甚麼?

 

「湖 南中醫藥大學朱文鋒教授從1976年開始潛心探討中醫辨證方法。1978年研製成『中醫數位辨證機』,將辨證基本內容歸納為48項,進行辨證定量刻畫,建 立了『加權求和浮動閾值運算』數學模型。」 說得簡單一些,就是人為去歸納中醫辨證的各個「組成單位」,然後人工定下各個「癥狀」與及「組成單位」的數學關係。 然後最終透過收集「癥狀」(不是傳統中醫四診的「證候」)從而再去作統計上的「聚類分析」(Cluster analysis)去辨證,只是其中的算法和加權方式均是由設計者自行設定的,沒有說明理據。 而實質上,三十年後的今天,研究仍然主要停留在「用電腦跑數據」、「文字研究」的範圍。

 

2)量表是分「程度」,不是分「類型」

 

量表在西醫運用中,一般目的是為了測量已定性疾病/癥狀的「不同程度」,進而指度治療。所以只是一個「程度」的分野,而且以最安全的模式,在沒有西醫眼中毒性和副作用的前題下,盡可能假設成嚴重的治,避免漏診漏治而惡化。

 

可 是,「證素辨證學」在這大前題上,已經有嚴重缺失。中醫不同的分證型中也一樣可以分「程度」。然而,「證素辨證學」運用卻是用來分「證型」的。意思是分不 同類型和不同診斷! 結果是甚麼? 因為量表是不會非常準確,故此必然會有判斷錯誤。用量表去「分型」,甚至用作「診斷」與及指導治療,是有可能把病人一百八十度「治反」!這對病人是極危 險!

 

尤其,我們看《證素辨證學》創始人,與及其門生的所屬單位,基本都認識此問題,而不會在臨床上使用。甚至我們找不到「證素辨證學」的臨床研究。作為研究模型,可以理解。但用作臨床,實在難以立論。

 

3)中西醫診斷思維和切入點不一,使用量表式「證素辨證」違反《中醫專業守則》

 

中醫的「辨證」,其實就是對病人總體情況的判斷,其本質已經包含了「人身上所有不同的病和狀態」的歸納,是以人的「整體狀態」為本。

可是「先分病」再按「量表」指導治療,實為「以病為本」的西醫思路;把中醫診斷的範圍規限在「某病」底下的「不同證型分類」。

但人的整體狀態,不被「一/N 個病」以內限制。這種「以病為主」的套餐式治療方案,不但化簡為繁,更加使整體治療失去重心。

 

假如一人有數個主證 / 疾病診斷,就按所有病的分型套餐全數給予嗎?  顯然不合理,整體性歸納缺乏。

尤其中醫有「標 / 本」分辨的思想;有些表面的癥狀,或者「疾病」,只屬「標」,要經中醫思維加工,分清標本,治本而標自癒;或者適當取捨。

只按表面的「病」和「主要癥狀」為框架再去做「癥狀」計量,既難以治療,也不符合中醫思維。

量表不但把重點偏離原本整體性的「辨證」,也把「標本」的思想抹去,實難言中醫。在理論和實務上都達不到合理要求。

 

而《中醫守業守則》第3部分2條就寫出:

(1)必須對病人負起專業上的責任;

(2)必須耐心向病人解釋病情、診治方法及服藥須注意的事項等,不得敷衍塞責;

 

如果診斷是由「量表」負責的,把醫師當成實行工具,那叫醫師如何負責?甚至根本沒有人有責任,只是把責任推給「量表」。然而量表設計者從沒建議臨床使用,當意外出現,誰來付上醫療責任?

西醫使用的量表,都是經過業界認同其理論根本,又比較過不同方案,並且通過驗證。然而「證素辨證」卻從未獲得業界認同,既沒有理論上的合法性,更不曾有臨床驗證可言。

那如何讓前線醫師「負起專業上的責任」?

 

此外,在解釋病情和治療時,主導者會否告訴病人:「你所接受的不是傳統中醫治療;也沒有經過西醫臨床研究驗證;傳統中醫相當反對;方案設計人也沒認同在臨床使用」?不然亦違反治療守則。

 

4)小結:

在基礎理念上,證素辨證學已經無法站住腳。

《證素辨證學》表面上把辨證的方法包含了,實際上卻是每處都扭曲一點、漏列一些。下回繼續再談《證素辨證學》與及中醫臨床思維的實制操作,情況更加駭人。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