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for Updates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Copyrighted by www.lamchunpong.com

證素辨證學是偽中醫(二)

January 14, 2016

證素辨證學是偽中醫(二)

 

如果醫生的辨證和修正是可以用量表取替的,不要說中醫,我們還需要西醫嗎?中醫針灸推拿還需練手,但西醫內科還有存在價值嗎?

 

一)「證素辨證學」的各項指標加權純屬作者猜測與及倒推

在 證素辨證中,原創始人會在不同「臨床表現」與其相關辨證作出關係性的定值。可是這種定值純屬出於發起人的主觀印象,並沒有任何數據和方法學或者信息加工理 論上的支持(莫說這些的準確性)。結果這只是方便用於已經特定加工 / 挑選的病歷「跑數據」,卻無法應用於臨床病人。 尤其算法上本質就有重大缺陷。每個症狀跟「辨證」都是機會率的「加乘因子」;整個《證素辨證學》都沒有設立證狀與辨證之間的「排除關係」(負因子)。不但 無法鑑別近似的辨證,隨時連相反的辨證也能弄錯。簡單點比喻,就算一個殺人疑犯有百份百可靠而肯定的「不在場證據」甚至是「全身癱瘓」病人,也會因為他有 「能力」(舌頭還能動)、「動機」,一一加乘而被誤判成出手殺人的凶手。

此外,近年就一些疾病作主要症狀跟辨證相關的數據收集,表面上看似 「客觀」,但實際上所收集的資料對中醫毫無用處。首先數據選擇已經有嚴重篩選,把握不夠。此外中醫之證,受「天時、地利」所影響,四川之胃病跟香港之胃病 的「癥狀-證概率」本來就不具備可比性。此外,中醫的「證候」跟「辨證」是單向推理的,並不存在「靠統計概率倒推」。即便「以病為本」的西醫不會因為X疾 病患者80%具有Y症狀,就直接把此統計因子用作診斷,取代鑑別診斷和病理。

 

二)套餐式治療,已經是個大錯誤

 

「聚 類分析」一開始就是意圖把疾病分成若干「大類」,然後建立「套餐」式治療。然而在中醫上,不單醫理一開始就要求「個體化治療」,亦已有若干研究證明「個體 化治療」的遠期療效是優勝於「套餐」。現有大量的中醫研究中,「套餐式治療」不過純綷用作切合西醫思路、獲得西醫認可的證據等級(與及通過西醫主持的經費 審核)而「強而為之」、「削足就履」而矣。即便假設其「聚類分析」為合理兼且百份百準確,這亦不過只是次等或者「三流」治療方案,碰運氣而矣。有運氣 就+ve,可以發論文;沒有,就重新找經費再來。而病人的福祉? 而事實上,「聚類分析」式的分組越多,越易出錯;分組越小,則越難有臨床意義。變相其基本方法跟中醫學互相排斥。

 

三)「統計分析」走錯方向;研究主體不是「變動」、不是人體的「動態變化」

「寰 道時中」(或者叫「以時為正」),是謂中醫哲學中的核心點,也是中西醫「時空觀」的最大不同。西方人的研究視野著重「空間」;東方人的視野則著重「時 間」。 用「統計分析」的手法,主要集中留意病人身上「不變動」的「空間特徵」,甚至把「變化項」的特殊價值貶值成「一般項」,以致完全抹去。從此路分析,其實無 論《證素辨證學》走得多遠,用多少「先進科技」幫忙,因其出發點的錯誤,亦注定無法於臨床應用。也正正是緣何三十年來,開創者及門生仍停留在「跑數據」, 甚至國內根本沒有臨床試驗之主因。這也是在缺乏中醫哲學/中醫經典/中醫臨床的觀念下,外行人(包括西學中)經常對中醫抱有的錯誤理解。

 

四)中醫「隱性知識」的完全缺席

 

中 醫四診中有「望、聞、問、切」,一些感觀性的辨證,如望及切診,在《證素辨證學》裡無法表達,故此亦此能將之顯淺化或甚完全使之抹去,如脈診。真實的脈診 內容,是「個體化」、「因時、因地」制宜化下的脈診。 現在有很多所謂「脈診客觀化」,為二十四種脈制定出「機械化」和「物理學」的模擬,本身是好的。但是在應用成為診斷資料時,卻忘記了「個體化(即時當下天 時地利下之人)標準」。 不同的人,在不同性格不同性生活環境下就會有不同的「常脈」;而時節地理也會對脈象有一定的影響。所以在判斷病脈時,需要由醫師瞭解病者 個性 / 生活習慣 和先天稟賦,然後從中瞭解在當時地理及天氣底下該有的正常脈象之範圍。

 

i.e. 當下的脈 減去 其人本質 / 其時其地之影響 = 病脈

 

直 接把「當下的脈」當成病脈,是相當大的錯誤。 有一些「當下的脈」可以當成病脈,如感冒時的脈,特異性明顯; 但對長期病者「當下的脈」卻往往不直接是病脈。 又或者當下的脈是「新病」與「舊患」加「素體」三者的集合體。要由醫師分辨脈象跟整體情況的對應。中醫所謂「因變而正名」正是緣此,乃是在於以中醫的視角 去觀察觀察生命功能的變化,突出「變化項」。 如按《證素辨證學》的診脈方式,脈診根本毫無意義,誤會多於診斷。尤其這裡只是簡短分析了脈診一診。

 

五)「聚類分析」不具備在治療中修正方向的能力

 

承 (四),因為聚類分式研究點,是一系列的「集合體」 ,而不是關心病者的「變化」。可是臨床中醫往往在實施治療後,看到病者的變化,就可修正方向。所以往往為何初診後都要短時間內再複診,以期為病人調整到最 適合的用藥方向和強度。 可以對一個「集合體」的機會概率而矣,一兩項新出現的「證狀」往往對統計集合毫無影響。以致缺乏修正能力,這其實亦是哲學思維的體現,把觀察重點放於「時 間」抑或「空間」的分別。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