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for Updates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Copyrighted by www.lamchunpong.com

洗濕個頭----何不沖埋個涼! 回應李文機先生

May 3, 2017

洗濕個頭----何不沖埋個涼!----回應李文機先生

 

  同寅發來李文機先生一文,閱後深深有感,特此回應一文。既是回應,也是自述。人人都有自己的路,有自己的負擔,有自己的選擇。我不敢說濟世為懷、為仁救世那種話,太重,也無法量度。我甚渺少,只可說是云云塵世的一個迷途小書憧。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6%9D%8E%E6%96%87%E6%A9%9F/art/20170430/20005937

 

注:按現消息,李先生並非本校全日制課程之學生。如果有誤敬請指正。

 

 

        當年,我是中醫放A1的。A2A3都是哲學、宗哲那些,然後pure science一堆。很幸運A1入到,不然大概也是吊吊揈。乘了創校期尾班車,中醫教師星光熠熠。能學得有意義地辛苦,也樂在其中,是種幸福。

   

        後來咽喉問題,很長時間不能好好說話,西醫治不好,中醫治的。又後來,一次腰傷,西醫無事可做,中醫治的。本身沒有「好景」過,家中也會有所變卦「好景不常」。但我《易經》的老師告教我,卦是描述世間事物的轉化,不是用來「算」和「定命」,而是要改變。學了好事就做,則吉;不好的事就不做,則不「凶」。甚麼環境都可以變。

   

        我第一年入學的時候,也想真的可能畢不了業。無人放水正常考核的話,我們JUPAS入學的全職年輕學生讀都不容易,所以我實在佩服當年很多兼讀和mature student。後來我自己改變了一下,一星期七天除了週日在教會,偶爾跟朋友聚聚,基本都在圖書館。我總想,就算沒有師兄般好學問好聰明好勤力,那附出時間做些苦勞也是可以。後來倒是成績不錯,恐懼之下都順利過關。甚至本科之後甚麼行李都沒有,拖著個壞掉一半的身軀,去了北京繼續求學。那天友好跟我一起食早餐,送我上機,猶如昨日。但還常常害怕各種原因無法畢業,現在也是。 畢竟習醫的年頭,我都比病人更像病人。

 

        我也記得一個「八千蚊的請中醫」的故事,比李先生你知道的更精采。首先帶頭侮辱中醫專業的,不是別人,正是中醫院校。 而且還要是八千蚊包薪冇佣金。 搞中西結合的,既不臨床也不重教學,掛著中醫的名吃西醫的飯,畢竟也是吃西醫飯,我們怨不得人。希望總是自己找。走的人多了,就走出了路。很多師兄姐都從零開始,建立了年青中醫的聲譽與事業。

 

       是的,我們當年面對的是一個「未知」的將來。但人多了走出了路,就會有更多的人想借路走捷徑。結果,路就崩塌了。當年的是「未知的未來」,那麼這一輩的年青人,面對的就是「確切的不幸」。市場崩潰已經看見,註冊中醫進注沐足店亦已不是夢。

 

        有人說,有實力就會好。我只笑一笑就好。年青人需要空間,需要生活,需要有人帶。赤腳醫生可以隨意,現代社會卻需要產業鏈支持制度、醫療助理、教學、監督、入行新血。沒有好老師放任假中醫亂教,或者好老師都要養妻活兒要生活,個個都靠自己去做苦工。那沒有訓練階梯,沒有合理評核,結果自然無人為醫。最近拔智慧齒,在想日後在我老了,在最脆弱的時候,中醫方面我能把我自己交給哪一個年輕的醫生?不得不憂慮。

 

    去問前輩問長執問衛生署問管委會成員,私下人人說,公開卻無人講,也就人人沒有行動。查一查就利益衝突數之不盡。那麼這些問題誰來擔起呢?如果無人有錯,那我就咒詛這個時代;我最終也會敵不過歲月,那就請我們的年輕人繼續擊打時間。既是洗濕了個頭,就索性好好沖涼,走得更遠。

 

    李先生沒有錯,人要吃飯是硬道理,生活也大於中醫;有人破斧沉舟;也有人另謀出路,都是生活。吾兄姐最初時依從叢林法則,個個畢業生都得有一身好功夫,才能闖出一片天。現在中醫已經承擔了社會一些醫事職能與及擁有社會權力,若仍依叢林法則,就會變成惡性競爭,公關大於醫術。

 

中醫界要告別「問題個個知,無人願意動」的光景;行政體制也要跟利益衝突說再見。中醫界要深化改革、要均衡參與、要符合中醫學術、也要落實中醫在社會的位置、但也要為有實力的人留有空間。 但假中醫就不應該再有空間,得按他們口中「現代進步」的方式詳細審核研究和教學評核。 只是唯一不變的是, 在傷痕累累的世界中, 《傷寒論原序》云: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中以保身長全。

 

文章已經很長,不太長氣。

最後我以少女時代的出道曲《再次相逢的世界》作結。這是很重的歌。

不是說一起,然後世界美好;更不會說可以奇跡地扭轉敗局。

而是本來就很困難,我們一起去找光芒。再黑暗,你也還會有我。

這是這個時代的歌,我跟我們的年輕人一起去唱。

獻給李先生,也獻給我們一些在掙扎的同道,和在艱難中成長的年輕人。

 

 

 

「不要悲傷,我的愛全部都屬於你。雖然要黑夜過後,你才會明白。」

「閉上雙眼,感受你動搖的心,你還擁有我相信你的眼神。」

「不需要去等待奇蹟的出現,眼前的路就是那麼崎嶇」

「無法預的未來與阻礙,不必改變。我絕不會認輸」

「請用真心,守護我的心,在這傷痕累累的世界」

「眼神交會,我們不需要言語。這瞬間,會變成永遠。」

「在無法預知的十字路口,我追逐著微小的希望。」

「不管何時,我們要在一起。重逢在閃亮的世界。」

 

願先生會找著屬於你的光芒。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