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for Updates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Copyrighted by www.lamchunpong.com

如果制度好,誰做院長又如何?

June 1, 2017

 

 

最近有花生。但實制學院院長這名頭,在外國並不受歡迎,僅是輪流的虛銜多。然而近日對學院院長的關心,卻反映了一直以來制度的不足。與及很可能大家有很多不愉快的經歷 / 歷史。需要我們去審視院長的權力。

 

例如說,中醫學院院長可以做到下列這些事而無一追究 / 問責。 (可以做到不一定等同有做,注意)

 

I.      從教學評核開始扭曲,思想改造下一代?

 

 

 

一)        可以無視部份教員的TE,教得多差都沒所謂,可以升。

二)        可以局部放大部份教員的TE,不喜歡的就找個地方放大,降。

三)        可以提出改變學院的制度,例如把教學部跟研究部變成同一部。方便研究人員就可以兼享教學資源。

四)        可以讓實驗室研究人員去教一課書 / 學期,照powerpoint讀,或者叫學生輪著讀,當教完書。

                然後該人員就是「合格教師」,享用UGC教學資源。

五)        聘任教師時,院長可以隨自己意思評核,沒監督。

六)        學院的獎賞制度,院長有權提出更改,變成更加有利實驗人員,而不利臨床中醫教學。

 

II.     公共服務上以「代表」身份打壓異己

一)        院長可以隨便在外,說反對「中西醫結合」的人是反西醫,以其院長的名義,借用西醫力量異化非我族類。

二)        院長是政府中醫政策諮詢的必然人選,但他說意見,一可以不用諮詢,二不用交待,三不需學術理據。然後就代表了整所大學及校友。

 

III.    專業發展為名,消滅中醫為實

一)        學院院長可以公開支持「中西醫結合」,但這在學術上是錯誤的。乃至於國內亦已在「中醫藥國情調研」後已大力批判。意即他們可以公然違背學術討論, 也可以違背香港及中國的利益立場。

二)        中醫學院院長可以公開發言,支持中醫院不要治大病,就專做療養,幾乎等同把相關的管轄治權送給西醫。

三)        中醫學院院長可以公開指出專科發展已有既定模式,就按西醫式分科,不作公開諮詢或討論,不經學術證成。

IV. 直接、明顯而強烈的利益衝突。

例如:1 不熟/重中醫經典,專科發展就不重經典。

            2 學院無力大規模處理符合中醫內含的中醫專科,就把內容扭曲成西化。然後變成教育提供者。

            3 提出研究,但中醫院可以變成他們開發新西藥的試驗場。然後賺取研究獎金及評核。

 

 

所以說白了,問題是

缺乏鑑督、缺乏制度、缺乏問責。

 

所以大家只是關注是不是中醫來當「院長」實際不是議題核心。

甚至在下個人經歷,「中醫」做院長,

有「中醫」資格的中西結合人員,反而越可以透過出賣中醫同業而獲利。

所以院長的關鍵始終是「這個人是否尊重中醫學術?」;

與及「會否做有利中醫之事?」;抑或只是僅僅有利小數人而不利市民?

 

 

出路:在大學,UGC和業界層面加強監督。

 

加入個別院長行為和發言出現不合理地方,就發揮業界能力,直書反駁,

或者投訴至大學,UGC層面。

清清楚楚告訴三間學院,香港中醫界,本質上對其個人升遷與否沒有興趣,

但不會容納出賣中醫業界的人,那是違反香港市民和國家的利益。

 

尤其各個中西醫結合人士最喜歡把「現代化」擺在口頭。

那麼「業界參與」、「校友監督」,其實就是醫學院現代化管理的重要一環。

讓我們來一起落實。院校也需要提高透明度,避免隨意代表校友,避免違反學術原則,

避免自相矛盾,並且盡量避免利益衝突,那麼廣大同業就可以更容易團結一致,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