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醫路微塵-2022年記憶

2022年,本身是微塵的我們更加渺少,

今天可能中,或者不中。

開工,或者收工,隨時就是。

不容易,又到年尾。


當年回來香港,甚麼都不是,

博士涷過水,工作沒著落,

一無所有----除了負債。

用霉髧墮(mui4 dam3 doe3)形容都可謂準確,

猶幸公司執左我番來。





北京城那麽大,我們都是微塵;

在香港我覺得也是一樣。有點甚麼,又怎麼樣呢?

所以有什麽奇怪的事,

我好少方丈上身,好少說甚麼大道理,

我嘗試去涵納。

出去開會時無可避免要有點狠勁,

免得同道要有甚麼不好。

坐著開藥的時候,再艱難和煩燥,我都提醒自己如初那般卑微。

也可以算是學學名老,在基層服務,

至少是一種紮實的嘗試。

不虛浮,不諂媚,也不吹噓,

純綷地睇下病,原來也是條不容易的窄路。


有些病人跟我說很感謝,

說有我所以感恩。

我是愧不敢當,常常都看不好,

也好感恩有你在,路過,聽聞,走進來,

看到我,願意信任我,甚至在全城都謊亂的時候,

也把生命交到我們手中。

好些朋友已經聯絡不上了,好些還在。

如果上帝打盹的話,那麼可能正好我們遇著彼此。

如果上帝不打盹的話,

也可能是上帝安排我們在這裡相遇。

你看到我,我也看到你。


姐姐說:睇百幾次好勁喎;

答曰:呢個係有報銷的威力。

實際睇到三位數,都係老友了。

也所以老友拿來了一個蘋果批,一人一口,

我們為這一切歡呼慶賀。


再一次謝謝每一個在這世界看到我的你。




Commenti


bottom of page